游泳

超神幼稚园 第一百五十六章 污水横流

2019-09-16 13:57: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神幼稚园 第一百五十六章 污水横流

在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一个行业里,‘圈子’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商圈、政圈、娱乐圈、教育圈,等等,是由一批这个行业中层次接近,有着丰富经验和各自的实力的人组成的团体,虽然看起来很松散,没有任何的组织架构,相互之间也并不是都认识,即便认识的人中,也有泛泛之交、酒肉朋友,甚至是有矛盾的人存在,但是整个圈子的利益方向是一致的,一旦这个圈子受到外来的挑战,整个圈子里的人,都会下意识的一致对外。

如果圈子的层次足够高,完全可以对一个行业,一个地区,形成主导,并且依靠着这种主导地位,源源不断的攫取各种利益。

上到政党,下到某个小区的业主委员会,都不例外。

所以圈子里尽管有各种各样的利益纠缠、甚至矛盾,但是整个圈子的整体利益是一致的,稳定是重中之重,只有圈子稳定了,圈子里的每一分子才能安稳收获他们的利益。

对于圈子外的新人而言,进入一个圈子,从最初的受排挤、渐渐融入,最后成为圈子里的中坚力量甚至领头羊,这是需要一个按部就班的过程,圈子里没有上位者能允许新人进来横冲直撞,破坏这种稳定,挑衅老人的权威。

在教育圈,或者说在全省的幼教小教圈子里,健乐集团就是当之无愧的中流砥柱,不敢说是行业龙头,但绝对是几个龙头机构之一,而秦国强,则是健乐幼稚园在理论科研上的代言人。

而星星幼稚园,则是一个新生的小家伙,姜轩,这个才从大学毕业的年轻人,连圈子的边都没有沾到。

按照正常模式,星星幼稚园和姜轩应该一点点打拼自己的名气,然后和圈子里的大佬们搞好关系,受到对方的照顾赏识,以及把自己的利益和整个圈子渐渐的捆绑在一起,才可能被整个圈子接纳,进而成长。

但这次和秦国强之间的收购矛盾,直接打断了这种进程。

秦国强在《儿童教育》杂志上和个人围脖上发表的这篇争锋相对的文章,圈子外的人会觉得言之有理,圈子里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于是,一批在省里有一定行业地位的所谓‘专家’,纷纷出声。

有些教授、老师什么的,还算是比较隐晦,表面上看就是论事,从两篇文章入手,用各种理论,去支持秦国强的观点,进一步论证之前李慕雪那篇文章的谬误之处;

有些同行业的的从业者,说得话就很直接了,看似和秦国强的文章没关系,但直接点出了‘滨海市某幼稚园’。

“师资实力近乎为0,几个才从大学毕业,毫无经验的大学生,自己还都是孩子,就敢开收费的幼稚园?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环境偏僻不说,周围还存在不安全因素,山路陡峭,周围有大片的水域,临近深山,这样的地方根本不适合作为幼稚园场地,连最基本的安全都保障不了,我也不理解这样一个地方是怎么能通过审批的。”

“我非常赞同秦教授说的‘哗众取宠’四个字,简直是一针见血的指出了现在某些中小民办幼稚园的乱象,不把精力用通过科学手段培养儿童上,反而迎合外行的非理性思维,教学水平低劣,专门靠着一些所谓的‘兴趣班’来吸引生源,要知道,这个年纪的幼儿根本不适合去学什么武术厨艺……”

“幼儿无论是思想还是身体,都在成长发育阶段,而且是最为脆弱的,稍微有点尝试的人都知道,这时候让他们从事重体力的所谓训练,灌输暴力思想,简直就是毒害儿童……”

……

尽管没有指名道姓,但是现在上什么查不到啊?稍稍留心,就能发现,矛头指向,全部是滨海市莲花镇的星星幼稚园。

络上的这些舆论对星星幼稚园的确造成了不小的负面影响。

之前就说过,道理是圆的,怎么说都对,绝大多数的外行和普通人,下意识的就会相信专家和主流舆论的信息,虽然还没有对星星幼稚园口诛笔伐,但是隐隐约约已经有了一些声讨的意思;

即便是之前姜轩和幼稚园得络粉丝团体,在这件事上也不太好辩驳,毕竟,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外行,即便有几个少数的内行,也没有亲身经历过星星幼稚园得教学,摸不清真实情况。

唯一知道真相的,只有莲花镇的那些家长们。

家长们也是外行,但是由于自己的孩子就在星星幼稚园上学,他们自己也时常去旁听什么的,所以根本不必借助那些所谓的‘科学理论’分析,单单凭着自己的所见所闻,亲身感受就能下结论。

孩子变得开朗外向了,小朋友们的感情加深了,儿子女儿知道孝顺父母了,身体长得倍儿棒,丁点大的小孩就知道要‘承担’了,甚至有时候幼稚园还能帮着排解家长之间的纠纷……这一桩桩一件件,几乎每个把孩子送到星星幼稚园的家长都是看在眼里的。

说星星幼稚园哗众取宠骗人?他们第一个要跳出来说一句‘你放屁!’

可惜

,这部分家长毕竟是少数,即便整个莲花镇的所有居民加在一起,和整个络相比,和全省的圈子影响力相比,还是微不足道沧海一粟的,何况作为当事家长,他们的声音本身就有‘不公正’的嫌疑。

连当年的电击狂人杨叫兽,都有家长对他顶礼膜拜,当成大恩人。

这些理论上的讨论,倒也还罢了,但是这件事后面明显有人操控,把最能撩动络舆情敏感点的两件事给挖了出来。

这两件事,就是在直接攻击姜轩本人了。

第一件事,是姜轩在大学实习期间,曾经连续三次被实习单位直接清退;

第二件事,有人拍到了姜轩带着嫦小兔,在莲花镇外的和平大排档,和一帮社会人士吃吃喝喝的照片。

这下络上炸锅了!

络舆论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喜欢通过表象来简单的评判一个人的‘好、坏’,然后再通过这个人的‘好坏评价’,来判断他做的这件事的好坏。

比如说,一个长得很猥琐经常去大保健的中年单身男,肯定就是色狼,那么他被怀疑和某个强奸案有关,那么就一定是他干的……

姜轩现在就成了这种络舆论的受害人。

不专业、不敬业、没有师德,这都是比较轻的指责;

连一些匪夷所思的段子都编出来了,上流传,这个星星幼稚园就是一个变态的黑窝点,几个老师专门负责和道上的变态人士交易,提供幼年少男少女,满足他们变态的兽欲……

甚至还有人就像亲眼见过似的,活灵活现得说什么幼稚园的保健室里面有一面墙是落地大玻璃,是一种单向玻璃,一帮变态的中年道上大叔每天就坐在玻璃另一侧,色迷迷的看着这一侧的小朋友换衣服,看上哪个就带到后面‘检查身体’……

即便有少数家长发现不对劲,也迫于对方的势力,敢怒不敢言,几个今年退学的学生就是最好的证明。

事实上,幼稚园哪年没有几个毕业生?

“我草他大爷!”

丁秃子重重一拍桌子,双眼圆瞪,说:“这帮人他么的太阴暗了,这种桥段都能想得出来?!给我查出来是谁干的,我非弄死他!”

“对,给他扔搅拌机里搅碎了,包成撒尿牛丸!”朱胖子眼神凶狠,“我这点名声全给这帮王八蛋败坏了!”

朱胖子的确比较郁闷,拍到和嫦小兔喝酒的就是他,嫦小兔当时喝的是可乐来着,跟朱胖子在拼可乐。

一般胖子都是有点猥琐的,色色的,笑嘻嘻还真是一看就是那种拐骗小萝莉的猥琐臭流氓,朱胖子和嫦小兔又熟,有时候会冒充老大哥拍拍嫦小兔得肩膀,嫦小兔人小鬼大,有时候也会老气横秋的拍拍朱胖子的肩膀……

这玩意被拍了照,上了,那真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说不清了。

昨天朱胖子和几个朋友去会所玩,领班的姐姐笑嘻嘻得问朱胖子,说什么周哥我们这里新来了几个年轻的小妹妹,要不要叫来陪你唱歌。

年轻小妹妹,朱胖子自然是喜欢的,可是领班那个笑实在太诡异了,很有深意,搞得朱胖子要也不是,不要也不是,被同行的几个人狠狠嘲笑了几句。

“你两别他么动不动就弄死这个弄死那个的!要动脑子!”

有个开连锁吧,看着文质彬彬的中年眼镜男开口了,这位的长相比较秀气,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可以说他是‘衣冠禽兽’,总之算是这群人当中脑子比较好使的一个,对姜轩说:“这事摆明有人在搞你,要不我找点水军?”

想解释清楚,看起来并不难,最简单的一个,幼稚园几个老师都是女的,其中两个还很有背景,武大城的女儿常来星星幼稚园……

姜轩摆摆手,笑道:“上这些事,越扯皮,越麻烦,说不定有人正巴不得我主动跳出来解释什么呢。”

活血化瘀通络的外用药
跌打损伤的必备药品
受凉关节酸痛是风湿吗
宝宝不消化胀气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