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追寻雷锋雷锋离我们有多远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2020-02-15 16:49: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追寻那些渐行渐远的传统行业之金银匠

潘玉华在锤打银条。

桂林生活讯(桂林晚报谭熙 文/摄)一把小锤子、1支喷枪,在叮叮当当的敲打声中,经过千吹百炼之后,精美的饰品或工艺品就成型了金银匠是指民间专门从事金银首饰加工制作的人。自古以来,由于黄金白银是财富的象征,而且具有柔软、易加工的特性,人们对黄金饰品很是喜爱,使打造金银首饰逐步地成为一种职业。

而现在,随着现代工业的兴起,手工打制的金银饰品正逐步被机械化作业所代替。10月28日,来到灵川县城一家金银首饰加工铺,与打金师傅聊起他的昨天和今天。

千吹百炼铸美丽

潘玉华的首饰加工店就开在灵川县城中心,布置很普通,最显眼的就是一侧摆放的铁墩,工作台上放着喷枪、铁锤、锉子等工具。潘玉华不善言辞,他大多时候都是低着头进行着首饰加工的操作。

采访时,正巧一名女子来到店里,拿着几枚银戒指和耳环,想给一岁多的孩子打银手镯。

潘玉华将银饰称重后,将其放在一个蛋壳型的容器里,用喷枪融化。

以前的老师傅用的是空心铜管,把银子放在点燃的蜡烛上,通过空心的铜管吹气来软化,打一件首饰,肯定是需要千吹百炼。潘玉华说,现在大家基本使用灌着燃气的皮老虎和喷枪完成,比以前方便许多。

银子很快熔成一个银块,潘玉华左手用镊子夹住,右手用小铁锤叮叮咚咚地锤起来。几分钟后,银块变成粗银条,潘玉华再次用喷枪进行加热,再锤打、再软化如此反复六七次,粗银条成了细银条。

紧接着,银条再次被加热软化,潘玉华再将银条放在一个铁块上敲打定型,铁块的一面有着宽度不一的小槽。不久,一根很薄、中间稍宽两头稍窄的银条成型了。

潘玉华拿起一个手镯套筒,把银条围着套筒绕起来,并从上捋下,一个银镯子便落在他手上了。

最后,经过抛光机吱吱呀呀一番滚动,一个闪闪发亮的银镯子就做好了。在把银镯子递给客人之前,潘玉华再次给银镯子称重。

金银匠的黄金岁月

40多岁的潘玉华,做金银匠已近30年了。

上世纪80年代,潘玉华中学毕业就学打金银首饰,学徒两年后,进了首饰厂。在厂里,每天潘玉华都要领几十个首饰的半成品,然后再进行手工修边之类的工序。

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我国几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珠宝首饰行业,直到改革开放后的1982年,珠宝首饰行业和珠宝首饰市场得以恢复。当时有能力买金银首饰的,只是一小部分人。潘玉华说,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首饰厂在现在的百货大楼对面成立了门市部,这可以算得上桂林首个对市民开放,私人来料加工金银首饰的门市部。

那个年代,首饰都是师傅一点点打出来的,很少漂亮造型,最多在手镯或戒指上压印出平面的花样。潘玉华说,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一些新式首饰模具才被引进到桂林。顾客可以根据图样选择,只要进的模具够多,市民选择性就多,做出来的首饰也漂亮很多。

虽然没有漂亮的造型,但门市部的生意还是火得不行。潘玉华说,刚开张的时候,门市部有6个打金师傅。生意好的时候,门市部一天的生意,营业额有2000多块钱。

韭菜边(圆形光面,没花纹,没造型)戒指手工费是6块,花戒是25块,金项链则根据花式的繁简程度60块到120块钱不等。潘玉华说,这2000多块钱是纯手工费,也就是纯利润。打金师傅从早上8点一直忙到晚上8点,中午都不一定有时间休息。

等到有了个体金银首饰加工点,虽然没有具体的统计,但是大街小巷都能听到叮叮当当的敲打声。一个人的收入可以养活一家四口。潘玉华说。

也就是那个时候,潘玉华离开了首饰厂下海。1993年前后,潘玉华和姐姐在灵川开了现在这家首饰加工店。

好怀念以前忙碌的日子,虽然累些,但是能赚钱,还很有成就感。回忆起那段时光,潘玉华还很是不舍,看着客人戴着新打的戒指或项链,她们满意和高兴,我也很开心。毕竟,那都是我一锤一锤敲打出来的。

美丽光芒渐退

金银匠人其实是一个良心活,诚信2字非常重要。潘玉华说,金银一直以来都是贵重物品,而且做的是客户送上门的活,如果丢了东西,不管值钱与否,你这个店的生意就会因名誉受损而一落千丈。

潘玉华认为,金银匠这个行当如今的现状,除了受现代工业的冲击,一些匠人不诚信的行动也是罪魁祸首。在生意最好的时候,随着一些不诚信的加工店出现偷金的情况,老百姓对金银首饰加工开始质疑,来打金的人明显有所减少。潘玉华,再加之香港的珠宝品牌抢占市场和国内的一些珠宝品牌的壮大,老百姓在被偷金的胆战心惊中更倾向于买现成的首饰。

不管是什么原因,潘玉华不能不面对的现实是,店里的生意确切大不如前了。有时候一个早上都打不到两枚戒指。

上世纪90年代,这也是中国珠宝首饰行业真正发展的年代。在上查到这样一份数据,到90年代末,我国黄金首饰生产企业加上个体和乡镇珠宝首饰企业,估计可达2万家。现在,很多金银首饰加工点早已关门大吉。据工商部门统计,目前,全部桂林市从事金银首饰加工的个体店铺仅有26家,相比从前街头巷尾都能见到金银首饰匠的盛况,少了很多。

为了维持生活,潘玉华和妻子不得不在店里卖些玉石和水晶珠,靠帮人编织手绳之类的创收,闲下来的潘玉华也会帮着一起编手绳。

现在,潘玉华依然每天重复着打金工作早起到店,帮人打打戒指、耳环、手镯或项链,也帮人清洗旧首饰和修复坏首饰。虽然这份职业的美丽光芒已渐渐褪去,但他历来没想过转业。已做了差不多30年,再说当初既然选择了干这行,就没想过后悔。

桂林大情小事,吃喝玩乐尽在桂林生活,扫描二维码免费浏览。

便秘治疗吃啥好怎么办
一般的伟哥多少钱
血糖高吃什么水果
宝宝感冒鼻塞怎么护理
怎样减少痛经的疼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