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命数之争200命镇杀引出不算我要降服

2020-01-24 10:34: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命数之争 200命 镇杀、引出不算,我要降服!

种种的不相信,但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众人也没有证据,只能缓慢地鼓掌,阿穷下台,刚刚脑袋扁了的兄弟,马上围住了阿穷。

一个瞬闪,银树挡在了阿穷的前面,众人也瞬间围了上去,场面一度失控。

那些长老都手足无措,可是一个声音打破了,他们身后,一个人喊道:“你们的另一个兄弟也在我们的手上!”他说的兄弟,就是在他们的眼中的死尸公输仇,那个人用剑刃抵住他的脖子,还喊道:“你们都别动啊,小心我撕票……不应该是撕尸!你们都别动啊,让我们揍死你们,你们别动啊!!”

其中的那边的老大,心想:“我怎么会有这种手下,用死尸要挟人家有用吗?!笨啊!”

可是,下一秒,这群人懵逼了,老大也彻底懵逼了,“难道还真有用!”

眼看,风等人一点点散去,银树不再挡住,一步步靠近那个挟持公输仇的人,眼神凛冽,那个人手抖抖抖,用剑尖指着银树说,“你别动啊,你别过来啊!”

在他的剑尖指着银树的一刻,公输仇已经不见,这个人也彻底傻掉,公输仇已经被银树一个意念就收进了异次元中。

银树一个手盖了过去,直接手心轟击剑尖,剑刃直接好像脆糖果一样,不堪一击,随便断碎,直接银树一气呵成,轟爆剑柄与护手,一掌拍在了那个人的胸前,体内的心脏直接被拍爆。

那群所谓的狠人,傻了,直接傻了,想撤退的是百分百,但是这次,换成风等人不乐意了,他们也没有看清,他们什么时候已经又再次把他们围起来了。

当然被拍爆心脏的那个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可以说死透了。

在这个区域的所有长老都马上冲上前去,想劝架啊,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们就真的不好交差啊。

可是,银树就已经动了,银树一套连招,“灭杀舞”!!那些的眼前好像化出了无数的妖魔鬼怪,都在他们的眼前胡乱的飞动。

瞬间,银树带着众人退了出去,那个人眼看什么事都没有嘛,“什么嘛,都是唬人的!哈哈哈,臭屁什么,等一下我们就让你哭,等到进入下个区域后。”

银树头也不回,背对着他们,淡淡说出,“你们等不得那个时候了。”

“什么?!”那些人很奇怪,那些长老更奇怪。

那群人的老大马上上前想问清楚,为什么这样说,看着银树这样,就感觉他很嚣张,他就是不爽,但他那一动,他身上的无数道裂痕马上崩出,无数道血痕浮现,这一个现象,马上吓到了其他的同伴。

他刚刚没事,并不代表他真的没事,他刚刚早已经被灭杀舞的招数快速划了千万道伤痕在身上,快到在场的人都没有察觉,就连他本人也没有,刚刚他一动,顿时崩出了所有的伤痕。

他顿时化成无数的血块,散了一地,那些血和血块触碰到他的其他同伴,与血块的震动与空气的流动轻微的冲击,也瞬间,把原本就已经死去的那些人,在此处真正发现,原来自己和自己的老大也没两样,那些小弟,全部变成一滩血花,洒在地上是一大摊的血水啊。

这时的长老们都目瞪口呆,“这这这……”他们无法形容刚刚的一切,他们现在真的低估着了,“管理者大人啊,副园长大人啊,你们快回来吧,我们镇不住这些煞星了!太可怕了!!”

就连报下一位接受剑灵试练的人员都目瞪口呆,已经忘记了报人的工作。

随之,银树的眼神望去,才让他身躯一震,想起了现在还在工作状态,“下一位,有请V电月树银岚·風上场。”

其他什么王权富贵帮都是多余的,因为众人在登记时的名字依然没有改动一二,但是这些人明显都不认识银树等人,就算有一些猜到一点点的,却也想不到那么远,他们怎么也不会相信,这班人就真是当年那些银色系列人员,翻手破时空,负手总异动的人。

风上前去,也站在刚刚类似阿穷站的小圆台上,他是3号台,风瞬间和那些小山洞中上古长剑的剑灵沟通,很快那些剑灵有一大部分都被风给沟通成功了。

但是呢,虽然风很会剑法,剑术也很精湛,剑意更加独特,但是一个个的剑灵都无比骄傲,没有一个原因为风所倾倒,所以呢,没有一柄剑自动的飞出,再这样下去,风就会失败,当然,对于风来说,时间还有很多,和刚刚阿穷相比,风敢保证,比阿穷强。

风再次和那些剑灵沟通,“你们有种就一个个出来,任我施展降服之术。”

迟疑了一下的剑灵门的回应是,“这种小技巧,我们才不上当呢,我们一出来,一飞出来,你就算成功了,你以为我们还会像你们的同伴那样,被那个什么特殊的体质给骗出来吗?”

风暗想:“阿穷也没有骗你们出来好吧,那是实力的一部分,也不是每一个人能够把身体变成全磁铁化的啊,反正我做不到阿穷那么纯粹,什么钢铁化、磁铁化、泥浆化什么的,我自认做不到。”

风再说:“你们出来,我降服了你们才算我赢,你们单单出来我不会强求你们的,也不算我取得这关的胜利。”

剑灵们一顿的吵闹起来,骚动不已,一直以来,从来没有人这样做过,没有人说完全降服这种话,就更没有这样做过的人了。那些人都是一直的和它们沟通,而得到它们的认同而牵引出来的。

“我们怎么能相信你?!”剑灵还是谨慎的。

风这时对那个监管人员说道:“等一下剑灵的飞出,不算我成功,等我降服了它们,才能算我成功,如果我没有降服它们,就算我失败,我费不了多少时间的。”

那个监管人员听完,就是一阵的发傻啊,“还有这种类型的人?我的天啊,作死啊!”这个人内心想:“你就吹吧,你连沟通剑灵完全都做不到,还说什么降服。”

望城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兴化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新疆最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盐城有癫痫病医院吗
泰安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